当前位置: 首页>>新金屋藏娇平台直接进入 >>戴允祺与z杯悠悠

戴允祺与z杯悠悠

添加时间:    

仿制、抄袭。军迷们引以为自豪的山寨能力,就是看美军有什么,我们就抄一个。集成电路也可以抄,学名反向设计。虽然芯片很小,电路密度极大,但仍然可以通过显微、照相等方式获得他的全部版图信息,然后复制一份,送到工厂生产,似乎看起来就可以得到一模一样的产品了。其实不然,版图相当于软件编译后的机器代码,可读性很差,无法了解其原理和架构。而版图提取本身存在物理误差和人为错误,尤其对于高性能的模拟混合信号芯片,对工艺又非常敏感,稍有不一致都可能导致芯片性能和良率的巨大差异。而此时设计人员无法了解原理,定位错误犹如一个盲人在大海里捞针。军工研究所普遍采用这种方法,每次反向犹如一场赌博,有时候做出来OK最好,一旦出现问题,基本束手无策。所以多年下来,除了电路比较简单的射频和功放芯片,上述高性能PLL,ADC等关键器件反向成功,能量产装备的例子寥寥无几。

科研项目。国家近十几年来,一直通过863/973/核高基等国家级科研计划对关键器件进行支持,投入巨大。后期也要求工业界和整机厂加入,以解决应用脱节的问题。但这些年下来,真正能量产并转化为实际产品的成果寥寥。究其原因,一个是目标脱节。IC界有个说法,实验室测试通过只是迈出了一小步,到量产还有巨大的工作量。科研项目只需要在评审的时候能够提供几颗样片,演示出所需性能即可拿到尾款。而工业级应用需要在各种温度和环境变化条件下保持性能稳定,以及解决批量生产的良率问题。如何保证量产是需要从设计一开始就考虑的,有些科研单位选择的架构本身就决定了成果只能交差,而不能量产。二是指标脱节。科研项目的立项单位不考虑国内实际水平,盲目追赶世界领先水平。不管上一周期的项目是否完成,今年的指标一定要更近一步。申请单位恶意竞争,不考虑自身实力,申请时竞报指标,谁提的指标高谁拿到项目,才不管2年以后如何交差。这样的制度下,本来按照已有技术积累,做100MHz还能量产,指标竞价完成后目标变成500MHz,最后谁都搞不定。

"如果再晚个一年半载,就算苹果再想回头,可能都为时已晚。"一位行业人士说。5最后,By the way,大约1个月前,我曾做了一个预测(再次强调,绝对没有任何内幕消息,只是我个人基于产业形势理解作出的判断猜测):当时,曾有朋友说,要跟我赌一壶……

事情后来结果如何?报道称,盱眙县人民法院负责新闻宣传的负责人告诉中国之声,此事已经了结,隐瞒产权信息的责任人已对金先生进行了赔偿。责任编辑:张义凌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文/王胖子来源:科技杂谈(ID:keji_zatan)

法院认为,被告公司应对其不正当竞争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鉴于陆先生、夏先生是该公司员工,二人入场拍摄应系职务行为而非个人行为,由此产生的相应法律后果应由被告公司承担,法院判决被告公司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并赔偿原告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及合理费用110602元。

存量地方政府债券到期收益率与债券发行利率类似,存量地方政府债券到期收益率反映了二级市场投资者对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主观判断。存量债务收益率不涉及发行时点的问题,不需要转换为利差衡量,但是仍然需要控制期限。目前存量地方政府债券中,剩余期限介于4-5年之间的比例最高,因此样本选取剩余期限在4-5年之间的存量地方政府债券。以债券余额为权数,计算目前各省份存量政府债务到期收益率的加权平均数。

随机推荐